【周叶/古风】起名废表示标题都是浮云 (下)

*设定大周小叶  将军周×帝王叶

*毫无逻辑放飞自我

*这剧情走向根本就不是我想的!

*是爪子先动的手!

前文戳这_(:з」∠)_



┄┄┄┄┄┄┄┄┄┄┄┄┄┄


    刚踏进门,周泽楷便感觉到府里气氛沉重。管家上来接过他的披风,压低了声音说:“将军,是皇上来了。”
  周泽楷一顿,随即嗯了一声,径自朝寝室走去。
  叶修正半躺在榻上,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身边也没人。周泽楷走过去行礼:“陛下。”
  “周将军回来了?”叶修听到声音睁开眼,递过去一碟葡萄,“来帮我剥皮。”
  周泽楷接过后坐下,边剥边道:“陛下,这样……不妥。”叶修翻个身趴着,一手托腮,笑着看他用本该握刀枪的手给他剥水果,“哪样不妥呀?”
  周泽楷抿抿嘴,没说话。
  叶修拿过一颗刚剥好的葡萄塞进嘴里,含糊道:“好嘛好嘛,下次去客厅等你。”他又拿起一颗送到周泽楷嘴边问:“吃不吃?这次进贡的蛮甜的。”
  周泽楷垂下眼,看那只漂亮到过分的手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喉结微动,低头将那颗葡萄含入口中。嗯,是挺甜的。
  两人就这样一个剥一个吃,偶尔叶修还会投喂几颗,很快便把桌上的葡萄都吃完了。
  周泽楷叫来人洗手,问他:“陛下可留下?”
  叶修看了眼旁边正端着水盆低头不敢看他们的侍女,笑了笑:“罢了,朕还有折子要批,改日吧。”
  “恭送陛下。”周泽楷看着叶修走后站起来,看到还跪在地上的侍女,冷冷道:“出去。”
  
  
  深夜,叶修独自一人躺在屋顶上正看着星星,忽然视线被一张大脸挡住,他皱了皱眉,一巴掌推开那张脸:“干嘛呢?”
  黄少天笑笑,也躺在他身边,双手枕在脑后:“怎么一个人看星星啊?要不要本剑圣来陪你切磋几下?我跟你说多少人求我我都不理睬他们的,也就是你父皇仗着自己身份让我教你剑术你还不乐意。说吧又有什么烦心事?你上次自己爬屋顶还是因为刘皓,这次又是谁惹你了?”
  “算了吧,要被我打输了你可没面子。”
  “嘿你个小皇帝,真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信不信我再造反啊?不对你别转移话题,快说怎么了。”黄少天猛然坐起,严肃地看他。
  叶修依旧躺在那儿,只是抬起一只胳膊遮住眼睛:“黄少天,你怎么二十五了还不成亲啊?”
  黄少天一愣,不知想起什么脸上突然红了:“你你管我啊——不对你是可以管我——不是不是,藩王不是不能随意找王妃吗?要是我找个背后势力大的你们皇家不同意怎么办?”
  “我们也管不着你找妾呀。”叶修声音闷闷的。
  “还没娶妻怎么能纳妾!不对,你怎么突然关心我人生大事了?你想问的不是我吧?到底是谁你说啊说啊说啊。”黄少天反应过来,凑近了叶修。
  叶修突然坐起,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黄少天,你最多只能待到我加冠礼之后了,你回到岭南后注意点,别跟江湖上的人走太近被抓到把柄。加冠之后叶秋也要出宫建府了,到时这偌大的皇宫就只剩我一人了。”
  黄少天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丝落寞,顿时心疼得忘了之前的问题,有点手足无措道:“诶你别……不是还有周泽楷吗,他就守在皇城,你要无聊了就召他进宫玩玩。啊对了喻相还要呆在这儿好一段时间的,你也可以让他进宫陪你。”
  叶修乖乖点了点头:“嗯,时候也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
  “嗯嗯,明早还有早朝呢,好好休息。”黄少天目送叶修走了之后,继续躺着看星星,然而不久后他突然想起,“等等小皇帝好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叶修坐在龙椅上笑眯眯地看着下面那个老臣:“再说一遍。”
  老臣拿着笏板再次弯下腰,颤颤巍巍道:“是,陛下。如今天下局势稳定,陛下也该充实后宫,延续皇家血脉。”
  “爱卿,朕没听清,不如你再说一遍?”叶修掏了掏耳朵,脸上现出疑惑。
  那个老臣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叶修朝站在武将那边的周泽楷看去,恰巧对上他的目光。
  叶修眨了眨眼,随后站起来一甩袖子:“朕还小,此事年后再议。”说罢转身离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大臣们。
  他才回到后殿便有太监进来禀报:“陛下,周将军求见。”叶修拿起笔头也不抬道:“让他进来。”
  周泽楷进来后看到的便是叶修趴在案几上咬着笔头皱眉的样子。他还没来得及跪下行礼,叶修就叫他:“来,过来看看,求朕选秀开后宫的折子已经有这么多了。”
  周泽楷听了身子一僵,走过去拿过折子一言不发地看。一本又一本,他很快看完,面色如常地将折子整齐码在叶修手边,而后跪下:“末将自幼照看陛下长大,自是希望陛下能找一位蕙质兰心、温婉贤淑的女子共度一生。”
  许久的沉默后,叶修忽然大笑起来:“周将军,朕竟没想到你也有话多的一天。将军为了想出这段话费了不少时间吧?朕尚有事务要处理,将军若无事便退下吧。”
  周泽楷抬头,叶修却已不再看他,他只好离开。刚走出殿门,他便听见身后传来瓷器被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泽楷,朕相信修儿日后会是一位千古明君。你的心思朕也知道,但是,修儿可以后宫三千,也可以专情于一人,但那人绝不可以是你,朕希望你能明白。”
  “……是。”
  
  
  自那天后,周泽楷便再没见过叶修偷偷跑来将军府。他看着他加冠,看着他故作嫌弃地送走黄少天,看着他在朝堂上与喻相一唱一和地让人不敢反对他的决定。不过上位几个月,叶修就已展现出他在帝王权术上的天分。
  周泽楷递了折子请求去军营带兵,折子回到他手上时,上面是端端正正的两个字“准了”——再也不是周泽楷熟悉的潇洒不羁。
  就这样吧,替他守住这江山,看他立后生子,这一辈子也就过完了。
  
  
  当他再次回到皇城的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喜庆的气氛。他回到自己府上,等候许久的喻文州便递上一张帖子。
  “皇家明日有喜,你若是不愿去便当做没回城吧。”
  周泽楷看着那张写着双喜字的大红帖子,接过却不敢打开。喻文州看着他,眼神深沉:“若真决定放下了,就去吧,我想他也是想要你的祝福的。话我就带到这儿了。”
  
  
  叶修躺在床上闭目正想着明日婚礼的事,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只拿着丝帕的手捂在他脸上,奇怪的气味钻入鼻腔。
  哪个王八蛋偷袭。这句话在叶修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他便晕了过去。
  叶修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他被吓了一跳,然后伸手把这张脸推开:“干嘛呢?出息了啊,敢绑架皇帝了?”
  周泽楷坐回床边,抿着嘴看他,脸上是大写的委屈与懊悔。
  叶修坐起,揉揉额角:“说吧,掳我到你府上做什么,要是被发现了可是大罪。”
  周泽楷看他态度好似恢复到以前,也没有当初的冷硬,于是开口:“跟我走。”
  “走去哪?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叶修一愣。
  周泽楷又是看着他不说话,好一会儿后,才沙哑道:“别成亲,我后悔了。”
  与周泽楷认识这么久以来,这是叶修第一次听不懂他说的话。叶修有点无奈道:“谁成亲呀?你慢慢说。”
  周泽楷没回答,只是拿过桌上的帖子,塞到他手里后又盯着他看。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周泽楷了,上一次似乎还是很多很多年前。那时他父皇牵着周泽楷来到他与叶秋面前,说:“修儿秋儿,这是你们皇叔的孩子,以后他就跟你们一起玩。”
  才五岁的叶修与叶秋听到有了新玩伴便很高兴地围在他转,然而那个小少年却只是木然地看着他们,待父皇走开后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眸子里全是慌张与伤心。
  后来叶修才知道这位异姓皇叔的儿子是在全族被灭后被父皇在死人堆里找出来的。父皇处置完凶手后,曾抱着他说:“修儿,记住以后要对泽楷好点。当年若不是你皇叔及时出手救治,你与秋儿就活不下来了。也是父皇连累了你皇叔——唉,罢了。总之要对他好知道吗?”
  这一番话被叶修从五岁记到现在。叶修看着这样的周泽楷,心里便忍不住变得柔软起来。哪怕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但他还是想把最好的都给他。
  叶修边打开喜帖边问:“怎么了?这是谁的帖子?”周泽楷看他反应觉得有些不对劲,脑子里将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后,突然醒悟过来,脸红红地伸手去抢。
  然而叶修已经看到上面写着什么了:他很爱你哦。后面画着一个熟悉的笑脸。看到喻文州标志性的字画,叶修什么都明白了,然而他还是板着脸把帖子扔回周泽楷手里,沉默地看着他。
  周泽楷低头,手中不自觉用力,将帖子握成团。“抱歉,是末将鲁莽了,这就送陛下回宫。”他开口,声音带着苦涩。
  叶修听了,恨得咬牙,终于还是一把抓住周泽楷的衣襟将他拉过来,仰头吻向他的唇。
  看到眼前因距离极近而变得模糊的叶修的脸,周泽楷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感觉到叶修温热的舌在他唇上急促地舔着,周泽楷眼神渐深,伸手揽住叶修的肩膀,由被动变主动。
  等到周泽楷终于放开叶修时,他已是气喘吁吁嘴唇红肿。他伸手抹去唇边的水渍,恨恨道:“还要送朕回宫吗,周将军?”
  周泽楷刚才的凶狠已然消失,他无措道:“陛下,我,我……”还没说出什么就被人抱住。叶修攀在他耳边低声道:“周泽楷,我喜欢你,不要拒绝我。”

┄┄┄┄┄┄┄┄┄┄┄┄┄┄┄

我只是想写小甜饼的
我想让小周把小皇帝宠上天的
我说是爪子先动的手你信吗!!
后面的自然是和谐生活就不写了_(:з」∠)_

2017-08-12周叶
评论-3 热度-26

评论(3)

热度(26)

©珩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