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古风】起名废表示标题都是浮云 (上)

*设定大周小叶 将军周×太子叶(目前)

*突然来的脑洞结果写了几天_(:з」∠)_

*ooc 写到后面写崩了

┄┄┄┄┄┄┄┄┄┄┄┄┄┄┄┄

  周泽楷是在城外的一座破庙里找到叶修和叶秋的。
  那两个曾经身份尊贵的少年,此时正蜷缩在角落,两人衣着凌乱,原本白净的脸上脏兮兮的,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是谁。
  周泽楷的手微微颤抖。他慢慢走过去,在两人面前蹲下。
  叶修猛然睁开眼,锐利的目光在看到周泽楷后柔和下来。他忽然抱紧了周泽楷。
  周泽楷能明显感觉到叶修的颤抖,他以为叶修哭了,然而等叶修离开他怀里,他只看到他微红的双眼,衣服上毫无润湿的痕迹。
  叶修哑着嗓子说:“小秋为了救我受伤了。”
  闻言,周泽楷揭开盖在叶秋身上的外衣,检查伤势。叶秋右大腿处的布料已是血红一片,伤口很大,但好在很浅,叶修已经帮他敷了药。
  周泽楷将叶秋背起,牵起叶修的手往外走去。
  庙外停了一辆马车。周泽楷将叶秋安置好,对坐在一旁低头沉默的叶修说:“蓝溪阁,找喻相。”喻相,喻文州,闻名天下的谋士,曾任朝廷右相,后不知隐居何处。说起来,他还教导过叶修的课业。
  叶修抬头:“那你呢?”
  周泽楷摸摸他的脑袋,语气轻柔道:“等你回来。”说完,他抬手在叶修身上点了两下将他定住,然后翻身跳出马车,对马吹了声口哨,看着马车扬长而去。
  
  
  周泽楷骑着马一路飞奔回城,进城时城门的士兵也没敢拦他要令牌,毕竟他的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到了皇宫门口,周泽楷才下马,将缰绳抛给等候已久的小厮,大步走进宫门。路上不少经过的宫女太监见到他后都连忙行礼,再恭敬地叫一声“将军”,他只微微点头。
  他走进一座宫殿,对着一个穿着黄袍、正坐在屏风前喝茶的男人单膝跪下,尊敬道:“陛下。”
  男人挥手让周泽楷起来,问他:“找到修儿秋儿了吗?”周泽楷对上他的眼睛,有些失望似的道:“没有。”
  男人放下茶盏,叹了口气:“怕是凶多吉少啊。”
  周泽楷脸上浮现一丝焦急,他急促道:“陛下,可以再找!”
  男人摇摇头:“罢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才大战一场回来,却让你听到这样的消息,唉。”
  周泽楷握紧了拳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再次行了礼后转身离去。
  待周泽楷走后,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穿着黄袍的男人对于他的出现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刘皓,枉我对你百般栽培,你竟然敢对朕的儿子下手。”
  刘皓轻笑一声:“你那也算得上栽培?呵。”他突然上前一步扼住皇帝的脖子,眼神凶狠,“看看你的周大将军,你不过救他一命,他就对你言听计从,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可是现在呢?那又怎样?连他也救不了你儿子!”
  他松开手,捏住皇帝的下巴,将一颗药丸硬塞入他嘴中。他看见皇帝狠狠瞪他,满意地笑了:“不过是两个养尊处优的小孩子罢了,活不了多久的。但你记住,皇后的命可是在我手里,要是被我知道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轻轻拍了拍皇帝的脸,“你知道后果。”
  
  
  皇上突然病倒,左相刘皓代政,北夷进犯,岭南王造反……从皇子失踪时起,便有糟糕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短短三年,原本繁华安定的国家出现暴乱,百姓叫苦声不断。但刘皓却毫不在意,他认为这是政权更迭的表现。
  三年前如愿把政权握在自己手中后,刘皓本想对周泽楷韩文清等几个有兵权的将军下手,真正实现政权兵权一手抓。奈何他们太“听话”,明面上不说错一个字,对他恭恭敬敬,暗地里也老老实实,让人抓不住什么把柄。
  而北夷与岭南王的事却是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北夷那边他早有联系,进犯也是他原本的一个计划,谁知岭南王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居然也造反了。刘皓不由得意,果真天也助他!
  现在的刘皓可谓一手遮天,不过一句话便让几位大将军不得不带兵平反。在这无人阻挠的三年里,刘皓成功收服朝廷近半数官员,剩下的也不敢对他反抗。
  刘皓畅想着自己日后独揽大权的情景,笑容灿烂。
  
  
  一道道捷报传入皇宫,却是让刘皓恨得几乎将牙咬碎。
  “一群废物!连受伤掉队的人都解决不了!仅仅三年就让人把老巢都端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刘皓看完消息后,气得将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满地狼藉。
  刘皓原以为这次有他从中作梗,至少北夷那边可以拖上三五年,他还能趁机把人给解决了。哪知北夷那些人竟是软脚虾,不过三年就被周泽楷他们彻底歼灭,如今连求和的消息都传来了。
  手下的人全都低头跪着,不敢说一句话。
  但很快,刘皓就平静下来:“无妨,既然他们回来,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几日后,在百姓们的期待下,城门终于打开,一队人骑着马进城。前头赫然是周泽楷与韩文清。二人皆身穿盔甲,傲然坐于马上,恰巧一阵大风吹过,身后猩红披风猎猎作响,带着一股从血海中出来的气息。
  原本喧哗不已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心中的帝国保护神带着副官和俘虏在面前走过。
  当晚,皇帝在宫中设宴,为二人洗尘。
  宴席开始前,大殿中早已来满了人,有的正坐在席上喝茶,有的则四处走动与其他大臣攀谈。
  忽然传来太监嘹亮的传呼声:“皇上驾到——”
  众人连忙来到中央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走到首位坐下才挥手让他们就坐。底下的人看到皇帝那明显带着病气苍老了许多的脸,心头咯噔一下,皇上怕是……
  皇帝看到下首空着的位置,刚想皱眉就听到殿外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儿臣来迟,还请父皇恕罪。”
  天下间,能在皇帝面前自称儿臣的便只有那两位!众人震惊地转头看去,两个长相一样的青年走了进来。一人身着太子常服,笑得恣意,帅气逼人。另一人穿着皇子常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二人身后便跟着今晚宴席的主角。
  “哐当”一声,刘皓打翻了桌上的东西。
  太子循声看去,勾起嘴角:“左相怎么如此不小心,见到本宫很激动?”
  旁边的叶秋管不住他哥想怼人的心,只好老老实实向皇帝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皇帝大笑几声:“好,好!来人!请太子、二殿下与两位将军上座!”
  叶修坐下,看着刘皓难看得像猪肝似的脸色,笑了笑。
  刘皓此时心中恼恨,他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的,谁知那两小子命这么硬,还被周泽楷与韩文清找到了。但他又感到疑惑:周泽楷是怎么找到他们的?打仗时绝对没那么多精力管战场以外的事。
  但是没关系,还好他准备充分。刘皓看了一眼叶修叶秋身后的宫女,然后满意地看到他们都喝下了宫女倒的茶。
  一刻钟后,在场的人,除了叶修叶秋与韩文清周泽楷之外,其余全部倒下。皇帝身边的小太监吓得大喊:“有刺客!救驾——”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宫女割了脖子。
  刘皓拍拍手,殿内的宫女太监全部拔出短刀,围住那四人。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一群御林军手持刀剑冲了进来,将叶修他们团团围住。
  韩文清与周泽楷刷的一下站起来,挡在叶修与叶秋前面。韩文清看着刘皓,眼含愤怒:“卑鄙!”
  叶修依旧坐着,修长白皙的手把玩着一个茶杯,漫不经心道:”刘皓,本事不小啊,御林军都被你换了。”
  “太子殿下的夸奖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刘皓站起来,“两位将军,还是快些把虎符交出来吧,否则,我可不保证不会对你们做什么。毕竟你们也喝了那茶,只是比其他人迟一点罢了。”
  “哦?左相确定那茶有用吗?”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
  刘皓猛然转头,看着从殿外走进来的两个人。
  一个扛着一把长剑的男人嫌弃地朝御林军挥挥手:“诶走开走开,你们挡道了。”
  而那些御林军竟然乖乖让开了!
  刘皓下意识退后一步,震惊地看着他们:“你们……喻相、岭南王?不,你们不是……”
  “不是什么?诶呀看你话说的支支吾吾的能不能爽快点?刘皓你这药也太差了吧,都不用出动王杰希了我们喻相就能解了。”黄少天等喻文州坐下后就站在他身边,将剑从肩上放下,剑尖抵着地面竖立放在身前。
  喻文州笑笑,从怀里拿出几个瓷瓶递给叶修:“给皇上皇后服用就好了。”
  叶修接过药:“谢了,文州。”
  “诶叶修你不是应该叫喻相老师吗?他可是教过你还收留了你三年多……”
  叶秋面无表情地打断他:“黄少天你闭嘴,你也没叫他太子。”
  叶修看到黄少天被噎住毫不留情地哈哈大笑。就连默默围观的韩文清与周泽楷都眼带笑意。
  刘皓看着他们这宛如好友谈天的场景,脸色难看到极点。叶修收敛笑容,淡淡道:“来人,将左相关进天牢,等候父皇处置。”
  “就这么结束了?这么快?我以为还要再打一场的,亏我还把我的冰雨都带上了。诶叶修上次我还帮你们演戏呢有没有点报酬啊?比如让皇上再赐我两块封地什么的……诶你别走啊听我说完啊,用完就跑你不负责吗!”黄少天一直跟着叶修,嘴上不停。
  叶秋再次面无表情:“来人,带岭南王去休息。”
  
  
  之后便是皇帝借此机会清理了一次朝堂,将心术不正浑水摸鱼之辈都流放,倒是提拔了一波叶修带上来的人。
  所有事情都解决后,叶修在某一天去了一趟天牢,在门口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叶修一怔,然后笑笑:“走吧。”
  “嗯。”周泽楷也没向他行礼,跟着他走进去。
  说是天牢,实际关押的犯人很少。牢里阴森森的连一丝阳光都看不见。阴暗中,刘皓闭眼靠墙坐着,从外表就能看出他没吃什么苦头。
  周泽楷看着面前叶修沉默不语的样子,眼睑下垂,神色不明。
  “怎么,太子殿下特意来看我笑话了?我在这过得还挺好,怕是让殿下失望了。”刘皓突然开口。
  “为什么?”
  刘皓睁眼看他,眼中是毫不掩饰的仇恨:“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他收养的他却对周泽楷那么好而对我付出的努力视若无睹!为什么同样是做错事他永远不舍得说你一句却对我百般严厉!对,你生来就是太子,生来就高贵!那我就该当他的一条狗吗!”
  周泽楷上前一步,叶修伸手拦住他,平静道:“周泽楷自小便喜武,所以除此之外的事他都不会过多要求。我与叶秋是他仅有的孩子,而我又是太子,所以他从小就对我严格,他要让我明白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造成的后果只能由我承担!所以他才会对你严厉才会在你做错后提醒你,他是在对你负责!”
  叶修说到后面已经变成一种嘶吼,这根本就不是平时的他。他无法接受一个被他视为亲人伙伴的人对他父亲产生误解甚至因此而伤害他们。
  “罢了,事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叶修沉默一会儿,转身离去。
  周泽楷走前回头看了一眼,刘皓正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2017-08-09周叶
评论-1 热度-17

评论(1)

热度(17)

©珩屿🌠 / Powered by LOFTER